上一版    下一版
   
网站首页 | 数字报首页 | 版面导航 
  往期回顾:    高级检索   出版日期: 2018-09-14
2018-09-14 第05版:庐陵悦读 大 |  中 |  小 

白露时节,在遂川千年鸟道

作者: 来源:井冈山报 字数:3981
     营盘圩环志站工作人员在给候鸟"环志"
    候鸟仙八色鸫
    每年白露到霜降期间,遂川县“千年鸟道”即迎来候鸟南迁。而鸟道上的“全国鸟类环志中心营盘圩环志站”也随之进入繁忙的环志工作。截止到2017年,遂川鸟类环志站共环志鸟类13目、47科、200种、31549只。该环志站已成为鸟类迁徙保护与研究的重要基地。
    作者朱建华系资深摄影记者,他与候鸟保护志愿者深夜探访营盘圩,为大家带来了千年鸟道上,一群人为候鸟南迁保驾护航的感人故事……

■朱建华图/文


    “白露”前两天,星期四,9月6日黄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下了好久,把连日的“秋老虎”给赶走了,连着第二天早上,又是一场滂沱大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山里朋友发来信息:路被大雨冲毁了。
    我的天,看来周末登山拍摄计划,要被这场雨给泡没了!
    要知道,每年的白露霜降时节,正是遂川千年鸟道候鸟南迁之时。况且这场雨是今年第一场冷空气南下带来的锋面降水(有利于鸟群低飞)。晚饭后,我一个电话打给了鸟道上的老朋友曾昭明,没有人接。夜间几个电话再拨过去,老曾的手机依然是没人接听……
    9月8日清早,曾昭明的电话把我吵醒,哇啦哇啦说了一大通,语气带着兴奋。睡眼惺松中,我捕捉到了其说的大概信息:
    第一、昨晚他们候鸟环志工作人员上了打鸟岗捕鸟,鸟太多,来不及接电话;
    第二、昨晚捕了近三百只候鸟,又发现有珍稀候鸟;
    第三、今天白露,晚上可能还有,你快来!
    这哥们!
    我立马通知了几位候鸟保护志愿者作伴,驱车两百公里,近四个小时,从吉安赶到湘赣边界的营盘圩。



    营盘圩,遂川西部与湖南炎陵交界的偏远乡镇。乡政府驻地营盘村海拔860米,是江西省境内罗霄山脉海拔最高的乡政府所在地。罗霄山脉自北向南,绵延千里,莽莽苍苍,宛如一道屏障,横亘在湘赣两省边界。罗霄山脉中段,山岭险峻。夹在南风面与齐云山、八面山几座海拔都在两千米以上的大山之间,分布着一组中低群山,海拔在600~1200米之间,地理上形成一条十几公里宽、东西相通的凹形通道。拦在这条通道的出口,就是牛头坳、打鸟岗一线山岭。
    候鸟迁徙之时,一般是白天觅食,晚上迁飞。在人口稠密区,人类对自然的干扰破坏,加上环境污染,不利于候鸟觅食。而灯光和噪声,又容易干扰候鸟的夜间迁飞。
    而罗霄山脉大山的褶皱间,分布有大大小小的沟谷、河塘、湿地,远离人群,生态良好,十分有利于候鸟白天的觅食,补充能量。这样一来,生态良好,较少人为干扰的罗霄山脉,成为了候鸟的理想迁飞路线。
    每年三、四月份的春分时节,以及九、十月份的白露、霜降前后,分别会形成一股自东南向西北、自西北向东南风向的强劲气流,越过凹形通道,正好利于候鸟的南北迁飞。所以这里被称为“遂川千年鸟道”。
    天气的变化对鸟类迁徙有较大影响。每年白露时节前后,遇有北方冷空气南下,冷湿气流驱赶着大批候鸟一路南下。候鸟一般是在夜晚,簇拥着冷气流团,在云层下迁飞南下。



    我们赶到打鸟岗下,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全国鸟类环志中心营盘圩环志站”,就设立在打鸟岗下公路边的山坳里。由两座漆成蓝色的简易木板房构成,历经十几年日晒雨淋,油漆已有些脱落。
    顺着水泥台阶走进环志站,两排竹竿拦住了去路,竹竿上密密地悬挂着一只只用白棉布袋套着的候鸟。5个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工作。我们的闯入,显然惊扰了他们。一位身穿迷彩服的小伙子制止了我们的拍摄,说未经上级部门批准,严禁拍摄和采访。
    正解释中,一位身穿便服的工作人员认出了我,热情地过来握手,他就是曾昭明。
    我和曾昭明于2004年认识,后来在鸟道上陆续见过几次面,相互比较了解。老曾告诉我,那三个身穿迷彩服的小伙子,是县林业局从林业检查站抽调过来的,也是前几天上营盘圩候鸟环志站值班的,他们工作十分认真。
    这次见面,发现曾昭明明显苍老了许多。握着老曾的手,感觉到他的手掌更粗糙了。意识到我发现他手上的情况,老曾索性抬起手来,展开手掌手背,满是累累伤痕,旧疤加新伤,那都是候鸟啄的。
    曾昭明的老搭档曾昭富也拥了过来,我们都很熟悉。他俩兴奋地讲,昨晚冷空气席卷着云雾南压,是今年鸟道上候鸟最多的一晚。天黑后陆续有候鸟撞网,到了半夜12点,大群候鸟铺天盖地而来,他们忙到凌晨,共捕到了近三百只鸟,有十几个品种。
    随后,曾昭明转身,到竹竿上解下一个布袋,小心地解开布袋,一只小鸟的彩色脑袋露出来了……
    仙八色鸫!
    仙八色鸫是八色鸫科八色鸫属的一种,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仙八色鸫因其羽毛有八种颜色而得名,被称为鸟类中高颜值“美女”。别看这种鸟个头不大,却是每年都要从西伯利亚、库页岛、日本列岛一带长途迁徙过南海海滨越冬的。
    曾昭明告诉我,昨天晚上捕到的候鸟还剩一百多只等着“环志”。这些候鸟以鹭类为主,包括夜鹭、苍鹭、绿鹭等等,还有数量不等的杜鹃等其它鸟类,属于夏候鸟。他们依次取出布袋中的候鸟,分别进行鸟类品种甄别,给鸟脚套上金属环志标识,登记入册,拍照存档,然后放飞……
    百度了一下什么是“鸟类环志”:鸟类环志是指世界上用来研究候鸟迁徙动态及其规律的一种重要手段。鸟环由镍铜合金或铝镁合金制成,上面刻有环志的国家、机构、地址(信箱号)和鸟环类型、编号等。一般把环戴在鸟的跗跖部(脚环),此外,还有把环戴在鸟的颈部、翅根、鼻孔等处。戴环后即进行鸟体测量,数据记在统一设计的专用环志卡上,然后放飞。通过回收环志鸟,可以了解候鸟迁徙的行踪、年龄以及种群数量等宝贵资料。
    据了解,遂川县区域内分布野生鸟类共17目52科247种。截止2017年,遂川鸟类环志站共环志鸟类13目、47科、200种、31549只。营盘圩鸟类环志站,已经成为鸟类迁徙保护与研究的重要基地。
    曾昭明和他的搭档曾昭富,就是打鸟岗下的同古村村民。同古村民以曾姓为主,祖先是清朝中后期迁来营盘圩的,繁衍生息了几百年。营盘圩先民很早就发现这里有候鸟迁飞现象,先民们在北面的打鸟岗到西边牛头坳一带的山岗上,设立了一个个捕鸟阵地。有些山岗上,因为历代捕鸟,已经草木不生,砂石裸露。
    打鸟岗,曾经是曾姓家族的捕鸟阵地。沿着一公里长的山脊线上,还保留着一座座用花岗岩垒砌的壕沟、坑穴,土壁上还凿有安放干燥引火柴草的洞窟。这些捕鸟工事,都是家族传承,存续了几百年。每当白露、霜降时节,遇有冷空气袭来,全村男女老少齐上打鸟岗,点燃柴草火堆,利用鸟类的趋光性,在火堆前结网,把冲网候鸟捕捉下来。在过去的岁月里,山民们生活比较困苦,他们每年把捕下的候鸟腌制晾晒起来,成为他们一年中重要的肉食来源。
    自从2002年营盘圩候鸟通道被外界发现后,当地政府加强了对候鸟的保护,建起“营盘圩鸟类环志保护站”。并采取多种形式,开展了系列护鸟宣教活动,着力改变鸟道核心区群众秋季打鸟陋俗。打击、制止各类破坏候鸟和野生动物的违法活动,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
    当地政府在政策和项目上,鼓励候鸟通道乡镇群众种植茶叶、高山蔬菜、药材等富民产业;积极地创造就业环境和条件。曾昭明和曾昭富这样村里有名的捕鸟能手,被聘为了环志站工作人员,从事候鸟环志和护鸟工作。
    曾昭明在忙着手头上的环志工作,抬头看了一番天空,云层较低,他告诉我们今晚可能还有候鸟。



    营盘圩的夜色,来得比较早。在乡政府位置遥看西北打鸟岗位置,黑漆漆的山影顶端,一大块光影在云雾中有些朦胧。
    打着手电筒,沿着回旋曲折的水泥台阶,向着打鸟岗方向攀爬。因为昨天下过了雨,路面有些湿滑。山涧里的水声有点大,掩没了我们一行互相的提醒和招呼声。山路边植被茂盛,偶尔掠过的虫吟和惊鸟声,消失在前头黑洞洞的夜空里,顿显几分神秘。随着大家攀爬的喘气声越来越重,路旁水声由哗哗声渐变为叮咚声。忽然一阵山风扑来,给汗水湿透的全身带来了片刻凉意,转眼又变成了寒冷。于是知道,我们已经登上打鸟岗山脊了!
    顺着光亮找去,山顶海拔在一千三百多米,沿山脊线架起了十几张高达七、八米的大网,有的网还出现了脸盆大的破洞。每张大网的东南背风向,都装有几盏强光灯,射向天空。我们在山顶找到了曾昭明和曾昭富,他们都身裹冬天的衣服。我们才发现衣服穿少了,打鸟岗风大,温度只有几度。
    突然,有几只白影子撞来,有鸟了!身手敏捷的曾昭明和曾昭富抓起手边网兜,手起鸟落,鸟套在网兜内!还有几只撞网的鸟惊吓落地,我们几个奋不顾身扑上去抓鸟,被曾昭明制止。因为这样会伤到鸟,对捕鸟人也不安全。
    曾昭明向我们展示了刚抓到的几只候鸟,我们小心地接过来。这鸟突然挣扎,凶猛地咬住我手指不松口,看来它企图把我手指当泥鳅给啃了!
    老曾提醒,捕鸟要特别小心,千万别把鸟头对准自己方向,而应该让鸟背对自己,并且要保持一尺以上的安全距离。因为鸟对人眼特别在意,一不小心那长喙啄过来,那才可怕!
    正聊着,拍着照片,夜空中传来一声鸟鸣。曾昭富忙起身打开长长手电筒,这是鸟群头鸟发出的信号。顺着手电筒的强光柱中,一大群候鸟盘旋过来。我们兴奋地举起手机想拍照,鸟群却扬长而去……
    我们失望地遥望夜空,天边竟然出现了几点星光。星光闪现,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说明天空放晴了,鸟群飞得高了,候鸟撞网的概率,当然就会低得多了。
    曾昭明说,冷空气一来,鸟又会多的。他说现在政府护鸟措施到位,非法捕鸟的几乎看不到了。加上现在生态好了,他们发现捕到的鸟,比原来要更多更大了。
    辞别曾昭明下山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山风大了起来,把捕鸟网吹得有些摇晃,星空钻出云层,一片灿烂……
 
地址: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吉泰路9号
邮编:343000
投稿邮箱:jajgsbs@163.com
 
技术支持:北京紫新报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