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网站首页 | 数字报首页 | 版面导航 
  往期回顾:    高级检索   出版日期: 2021-04-12
2021-04-12 第07版:美文.美图 大 |  中 |  小 

井冈之花哟岭上开

作者: 来源:井冈山报 字数:1269

    

李芝桂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这是电影《闪闪的红星》的插曲《映山红》。邓玉华的这首《映山红》,声情饱满,如泣如诉,荡气回肠,激励着一批批热血的中华儿女,丰盈着一代代国人的记忆。而伴随着歌声的飘扬,井冈之花映山红也一步步走出了大山,走进了人们的心里。映山红,泛指红色的杜鹃花,我的乡亲们私下里也常常亲切地叫它“久久花”。“映山红”三个字,形象而贴切。映者,照也。花将山都照红了,可见此花数量之繁茂和颜色之红艳。
    “久久花”之昵称,意佳而语雅。久者,长也。一花而能久久,可见此花生命力之旺盛和姿态之喜人。难怪我的乡亲们在赞叹一个年轻女子肤色柔美而健康时,常脱口而出:“咯只女崽娌,映山呢红”。
    小时候,岭上开遍映山红是我和小伙伴们最盼望的一件大事。映山红开了,山里的春天就来了,而我们小孩子的好日子也就到了。
    映山红开了,一朵朵,一丛丛,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在阳光下红得耀眼,在春风里笑得灿烂。
    我们一帮小孩子则犹如一群刚刚苏醒的雀儿,一个个兴奋地扑向那最红最艳的枝儿。一枝,又一枝,直接折在手。一朵,又一朵,匆匆塞入口。酸酸的,甜甜的,只一阵儿,便有些打嗝儿,而人竟有点喝了一杯老酒似的醉意。我甚至曾经认为“久久花”莫非就是“酒酒花”?花亦醉人。
    映山红开了,茶包,茶耳……一个个也凑热闹似的在山里冒了出来。
    春日里,我们撒欢在山林间,用野花野草扎个花环戴在头上,扮演红军、白军打游击。累了,乏了,便寻些映山红、茶包、茶耳等充充肚子。黑了,夜了,再折上一大把映山红嘻嘻哈哈地回家。
    春去春又来,我们长大了,我们进了学堂。老师告诉我们,映山红是千千万万的革命烈士用鲜血染红的。我们由此懂得了花开花艳的来之不易,我们必须要珍惜。从此,我们对映山红除了那份固有的亲切,更增添了一份崇高的敬意。
    长大后的我们,依然会在每一个春天,打探着花开的消息,期待着映山红开遍岭上的日子。
    只是,此时的我们已经把映山红直接改口成杜鹃花了。毕竟,杜鹃花的品种繁多,已包含了映山红,而且颜色除了红色,也还有紫色、白色、淡红、淡紫等一系列花色。
    更为重要的是,杜鹃花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山丫头了,除了每年一帮子山娃子时不时地来逗逗趣,一辈子只能在山里寂寞地花开又花落。它出落成了惊艳四方的大姑娘,山沟沟里头的金凤凰。
    它下山了,来到了繁荣的城市。它在公园里,在马路边,在办公楼里,在居民家的阳台上。它一株株,它一盆盆,它一丛丛,它更一片片。它开得不声不响,它也红得热热闹闹,艳得肆无忌惮。
    它上位了,迎来了真正的春天。它成为了江西省的省花,吉安市的市花,井冈山市的市花。它成为了一年一届的井冈山杜鹃花节的主角。
    杜鹃花开时节,人们从四面八方慕名来到井冈山,看万山红遍,观层林尽染,品杜鹃争奇斗艳,沐井冈精神心旷神怡。
    又是一个春天,井冈之花哟岭上已开遍,只待君来。
 
地址: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吉泰路9号
邮编:343000
投稿邮箱:jajgsbs@163.com
 
技术支持:北京紫新报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